互动宜宾论坛-宜宾人的网络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56|回复: 0

[文旅节] 外公是守护我们的大山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帖子

7

积分

积分
7
发表于 2017-9-8 0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外公是守护我们的大山
u=3601716853,1814524897&fm=27&gp=0.jpg

    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欢的姿势。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,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从不寻找。

    一个人一生中,有多少个特殊的日子会让你情不自禁地流泪。2017年9月4日,外公远去八年。每年的这天,我都会在初秋的寒意中得到一次生命的洗礼,它就像是一个特殊的符号刻入我的心底,以至于我不敢忘记。他的很多事,我也渐渐淡忘,只是每逢这样特殊的日子,我又会莫名其妙的想起。我是不大相信第六感的,可自从外公过世后,我开始被这种奇妙的第六感带入了另一个世界。而我在另一个世界,总能寻找到他的爱和力量。

    外公是我生命里第一个启蒙老师。他勤劳善良,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是我毕生都无法学习的。他未曾走出过大山,也没有多少文化,但他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却高于山外的山,人外的人。在我两岁的时候,父母便把我托付给了外公外婆。我在高山生活了十年,青山绿水滋养了我的心灵,也让我对大山有着深厚的情感。我的外公是一个勤劳善良的乐观派。每天天还没亮,他就完成了家里大大小小的农活。他不仅勤劳,还是一个魔术师,随时会将大自然里的万物化作我童年的快乐。我爱上了高山的地瓜,树上的蜂巢,野樱桃以及做成小狗的狗尾巴草。他会摘下玉米杆子,用竹签串起个十字架,然后在十字架两旁放两只竹蜂,我的风车就这样做成了。飞舞的竹蜂在我的手上转着圈,我也在快乐的童年里渐渐长大。

    外公无忧无虑,即使再大的烦恼在他的世界都是小事。我上小学时,家里没有能力为我出五十元的学费。而我的外公会想方设法为我凑钱,以至于我顺利上学。而每次遇到困难,他也总是笑呵呵地对我说,一切都不是难题,只要我们勤快努力!他不仅在困难面前不动声色,在劳动上更是竭尽全力。在我眼里,他的一生就是为劳动而生。他每天的生活很充实,早上割草做饭,白天就到地里拔草锄地,晚上回来还要喂牛喂猪。这样枯燥的生活,在他的眼里就是无尽的乐趣。外公一直是个坚强的老人,他很少流泪,也不愿表达情感,然而,那一次他却沉默地哭了。

    我十岁那一年,父母决定接我去新疆。当我的外婆极其反对我去新疆的时候,外公却执意要我去新疆。他给家人说,必须要放孩子去父母身边。孩子只有走出了大山,才能有出息。如果留在我们身边,孩子会受苦的。我们刚开始都不理解外公为什么会把自己最爱的外孙女推出大山。后来,当我的命运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后,我才真正感到了外公独到的远见和思想。

    离开的前一天,外公却不见了身影。他们说,你看啊,你的外公外婆养了你十年,你说走就走了,他们有多么的心疼啊。我哭着到处找外公,深怕外公躲起来再也不见我了。不料傍晚,外公却背着柴火走到了老院。见到外公,我痛哭流涕地扑了上去。“家公,你干啥子去了嘛……”“孩子,明天你就走了,外公去给你买件新衣裳!”外公把柴火放下后,在那个破烂的背篓里拿出了一件新绿棉衣。他将衣服轻轻地披在我的身上,摸着我的头说“明天就要穿着新衣裳见爸妈了,你要高兴点,高兴点!” 我猛一抬头,瞬间觉得外公老了太多。“我不走了,我不走了,我要跟家公在一起!”“傻孩子,跟着妈妈有福气!你要好好上学!将来有出息。”“我一定上了学回来孝敬你”……

外公连连点头,拍了拍我的肩。那一夜,黑夜太长也太短。外公房间的灯一直亮着,他根本无法入睡。外面黑黑的夜像是喧闹的街市,总让他很不安宁。他一会起来抽烟,一会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总有一种不安的情绪在牵扯着他的神经。他知道,我这一走又和母亲一样再也回不来了。果然,外公一夜没睡。第二天,我哽咽着离开了那座大山。外公却站在那个破旧的院子门口,始终吧嗒着他的烟斗。

母亲去了新疆十年,再也没有回来。我去了新疆,也再也没有了消息。九十年代的时候,经济情况还很糟,交通、通讯设备也不完善,再加上我家经济条件不允许。以至于,很多年我们都和外公隔绝了联系。2009年的初夏,一个电话打破了沉静。我的外公生病了。舅舅为了方便大家,买了一个手机。时隔八年,我终于第一次在电话的这头听到了那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。“孩子,你——还——好——吗?”

那一刻,我心痛到了极点。也许是因为愧疚,也许是太过思念。当我开口喊出“家公”那几个字眼时,我早已泪如雨下。电话那头,他不断地安慰我,鼓励我:“孩子,你要好好上学,不要顾及我的身体你,我好着呢!”他依旧是那样的乐观,就算病痛已折磨的他骨瘦淋漓。他还是那样充满力量,把爱藏在心底。

    我们一转身便是一世不见,一通话便成了永别的遗言。

   2009年9月4日,外公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母亲离开他十多年,他再也没有见他的女儿;我离开了他十年,他再也没有见到他疼爱的外孙女。他带着他的遗憾离去,带着今生的爱离去。他一生都乐观积极,只是遗憾让他百感交集。舅舅说,他离开的那一刻,反复喊着妈妈的名字。他不愿意下床,他说他要等他的女儿和孙女回来……

回来,就是无限的遐思。外公过世很多年,我们的情感似乎已塌陷。舅舅很多年不原谅我的母亲,母亲也很多年不和舅舅说话。他们各自都有外公的秉性和脾气,不愿意把最真切的情感表达。我站在他们之间,一头连着舅舅的爱,一头连着妈妈的无奈,内心却承受着对外公无限的爱和遗憾。很多年,我的灵魂都被九月的秋风掏空。2010年9月四日,当一阵风飘过,我的心疼到了极点。

我多么渴望回到你的身旁
哪怕,你不理会我
也愿静静守在那黄土地上
看你劳累的模样

我能听到潺潺流水的心跳
还有那如雷的呼噜声
嗅你溢满辣肉味的棉布衣裳
直到那些都已成过往
我还呆呆的痴想
给你稍去一段思念的秋风
把干枯的树叶折叠
一只只祈祷的小船
载去我小小的心愿
堆积在你的坟头
让我给你温暖

    我承认,我无法面对我最爱的人离世。我的魂跟着外公走了。不知多少个梦里,他对我说:孩子,我想再多看你一眼,就一眼。每次梦中,只有无尽的疼痛和思念在秋雨里回落。我隐约看到山间开满的野花,你变成了野果,变成了竹蜂,变成了了荒芜的野草再向我们招手。

    呼啦啦,呼啦啦!这冷飕飕的风一阵阵吹来,好像你急切的脚步声一步步,一步步向我走来。那坟前的荒草遮住了我的视线。我努力站起来,用力睁开眼。只听,从高山的那一边,汽车的鸣笛,熟悉的欢笑也夹杂着雨迫不及待地驶向了我。我的心早已无法安奈多年的相思,推开那密密层层的松树林,狭小的山脚小路,颤颤巍巍地朝你走去。

    孩子,我特别的想你。可你们为何还不来我宁静的家园,为何不来敲敲我的门,给我聊聊天 。我是多么想你啊,我时常会走到你童年的麦田看你像蝶儿嬉戏的孩子气。那时候,你喜欢躲藏在梧桐树下,山田地,偷偷看我理不理你的淘气。我的魂早已归于土地。我是那样渴望你与我再一次相聚。我的孩子,你在哪里?你在风中的油菜花里,还是在大城市的喧嚣下,你能看到我微笑着向你招手吗?我的泪如春天的雨,湿漉漉地下满山间,再流进我的身躯。多少年,我等了又等,终是没有看到你迟来的身影。

    孩子,我今天特别的想你,特别的想你,你们是否已忘记了我的模样。我多想你来摸摸我的双手,给我唠嗑几句。我多么的想你,我时常会幻想你一个人在外会不会受委屈,那些所谓的现实会不会吞噬你善良的心灵。记得那时候,我让你离开大山,你还埋怨我赶你。你爬在陡峭的山顶,背着箩筐,拿着镰刀,唱着山歌淘气。我的孩子,你在哪里?你一定不能丢弃,山里的淳朴,你一定不会忘记大山脚下的父老乡亲,以及生你养你的这片土地。这里有我的思念和牵挂你的心。

    我知道,你不来也好,我的孩子!我挂念的情绪溢满四季。每每听到鸟儿欢呼的声音,我就似乎听到你的声音。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,一定是你送上的祝福。你不曾知道我的孩子,这一年山茶花开了,开到我的坟头。虽然你在外,我在内,我依然能感受到你的呼吸。你看,那山坡上熟透的红地瓜,我很想收藏起来,等你回来的时候,一粒粒放入你的嘴里,看你泛红小脸的傻气。时光流逝,我不知我还能否等你。等你来,等你在我的坟前拔去那枯黄的草,为我点一根红烛,照亮我孤独的心。可是啊,我的孩子你不必担心,不必担心山林里阴阳怪气的脚步声,不必担心思念你的人呼喊你的口气。无论今天的雨下得有多大,你都不必担心我是否睡得舒心。只要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要再唤起我对你的思念,我就不会这样或那样的责怪你,责怪你不来看我的原因。

   今天,一阵风吹过山林,花香蔓延着分不清的小路,路边开着野花,一朵朵,一朵朵从山顶到山脚,路很窄,情很深。松树林里阴阳怪气的脚步声,雨一滴滴,一滴滴洒落在这片土地,我看不清,听不清,只能凭着不遗余力再一次挣扎着睁开那久闭的双眼,看看你,看看你……

    2010年的清明,我的世界早已磅礴大雨。我无法接受外公的离去,常常在梦里想起他的话语。

    时光在一点点地吞噬我的快乐,剪掉那曾经温暖的温情。

    2013年,十多年来,我和母亲第一次回到那久别的大山。当我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,那熟悉的蜿蜒小道,早已长满了青苔和荒草。十几年后我们再见到舅舅,他瘦瘦的模样简直就是外公的翻版。十几年没见过的姐姐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,他笑得合不拢嘴,所有的埋怨和伤痕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我们决定去看外公。我刚走到松树林去,我一个跟头便摔了下去。舅舅玩笑地说,我外婆小气,她觉得我偏心外公。我笑了笑,腿也开始发软了下来。也许不是怕,而是这几年的情感压抑了太久。我走到外公的坟前,看到一个小土包在层层的梯田里,那样孤独和寂寞。我像是一个木头慢慢地靠近他的世界。我想,在外公外婆的坟前我一定会痛哭流涕,哭得死去活来。可我在外公的坟前,却冷静的可怕极了。妈妈扑过去哭得稀里哗啦,而我跪在那里一滴泪也流不出来。

    这是我无法预料的平静!当我转身离去,我似乎仍然感觉到我的外公还活着。他穿着一件泛白的蓝色衣衫,带着一个鸭舌帽,扛着锄头朝田地里走过去。我深深地呼吸这山里的空气,我的鼻孔里始终能嗅觉到外公的烟叶味道。坟前的荒草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,我又似乎回到了儿时的自己,那个在外公面前撒娇,喜欢在田野里奔跑的孩子。在那竹林下,外公依旧手拿镰刀唱着山歌走进了天星桥,泉水流淌,微风四起,歌声跟着它们慢慢地走远……

    外公的很多事情,渐渐被时光淡忘了。自从那一次回到大山后,我不再害怕回家。我不再害怕,它们会变成蛇来找我,我也很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给外公写悼文。不是我不写了,也不是我不记得了,而是我觉得他的爱永远在我的心底。它给予我力量,给予我灵魂深处的初心。2016年,我回到了四川,在所有人的不解之下,我回归了初心。我永远记得外公对我的教导,也永远记得他时刻督促我活着的坚强。他也常常会在我的耳边唠叨:“你看远处的青山,云雾缭绕却稳如泰山。我们人啊也是那座山,无论经历多少风雨和坎坷,青山还是青山,云雾还是云雾。遵循自然,就遵循了自己。”

    很多年,我没有明白外公离世为什么会对我有这样大的影响。随着我渐渐长大,我开始变得沉静起来,不再急躁不安,我也渐渐地懂得了外公那超越凡人的智慧。原来那几年我悲伤的是我自己的魂灵,是我对死亡的可怕认知,就像威廉·詹姆斯说:所有的人,无论他承认与否,都必然对这“深藏的蛀虫”怀有直觉。从面对危险时的不安全感,到怕死、怕尸体、怕墓地、怕鬼的心理,每个人不难体察自己无意识深处盘踞着的对死亡的本能性畏惧。外公虽已离世,但他没有真的离开我们,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守护我们。当我坦然地坐在外公的坟前,看到远处的青山绿水,看到那云雾缭绕的层层高山,山的远处是一座小城,小城的背后还是那云雾迷茫的高山,一层一层直到云霄,我才恍然初醒。原来我的外公在守护大山,大山也在守护着我们的爱。时隔八年,那座山,那个人,那个特殊的日子已渐渐远去,不变的是我们仍然在爱着那座山,那个人,那个特殊的符号记忆。再次拾笔,尽是满怀敬意和感恩!


——2017年9月4日,雨静于成都悼念外公。

雨静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互动宜宾
电话:0831 - 5163888
邮箱:868110@QQ.com
微博:@互动宜宾
微信:订阅号"互动宜宾"
社区生活精选
宜宾坝坝茶
戎城摄影
吃喝玩乐
旅行户外
关于互动宜宾
论坛简介
广告合作
反馈建议
论坛帮助

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宜宾新闻网 ( 蜀ICP备09029889 )  

GMT+8, 2017-9-21 13:05 , Processed in 0.079327 second(s), 30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 X3.2

© 2001-2014 互动宜宾论坛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